【华人论坛】德国图林根,历史的联想令人不寒而栗

发布时间: 2020-02-11 07:53:44   来源:欧洲时报 作者:胡言 浏览次数: 评论:0

图林根州全称图林根自由州,位于德国中部,面积1.6万平方公里,人口210万,属于德国最小的州之一。

该州在册选民170多万,在最近三个月,给德国的历史教科书增加了一节难以抹去的章回。其政治影响究竟多大、结果将会如何,目前无法预知。但与90年前纳粹党上台过程的惊人相似,联想起来却令人不寒而栗。

2019年10月27日,图林根州举行了两德统一之后的第7次州议会选举,选举结果使州政府组阁陷于困难。左派党、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原“红红绿”联合政府在议会90个议席中只剩下了42席,不够绝对多数;极右政党选择党上升为第二大党,却没有党派愿意和它结盟;第三大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因联邦党部有“令”在先,不允许本党与左右两派合作,等于自动放弃了参与执政。自民党和绿党政策分歧太大,互不买账,不能同处一个“战壕”。

“红红绿”联盟经过3个月的谈判,决定组成少数政府,碰碰运气。2月5日州议会选举州长,“红红绿”联盟候选人、前任州长拉梅洛夫两轮选举未能得到多数支持,到第三轮选举简单多数决胜,只有5个议席的自民党推出自己的候选人凯莫里西参选,出人意料地以45票对44票击败拉梅洛夫,当选为该州新州长。自民党和基民盟相加只有26席,凯莫里西的45张支持票中,至少有19张来自选择党。

在这次州选中,选择党得票翻了一倍多,上升到23.4%,成了州议会第二大党。该州选择党的领袖是48岁的比昂·霍克,此人被德国社会学家、历史学家和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一致认定为法西斯主义分子。如果说德国选择党是公认的极右政党,那么霍克就是选择党里站在最右边的人。他的过激言行,连选择党本党都难于容忍,所以该党联邦党部曾在2015年和2018年,分别发起过解除霍克领导职务和开除霍克出党的程序。

虽然自民党和基民盟事后都发表声明称,绝对没有和选择党协调,但三个疑问没法消除:一、只有5个席位的自民党,为什么在第三轮推出自己的候选人?二、有自己候选人的选择党,为什么在第三轮不投自己,而改投自民党?三、明知有选择党支持,凯莫里西为什么不当场拒绝,相反却如此坦然地接受了这一结果?

历史曾经发生过惊人相似的一幕。1933年,希特勒当选为帝国总理,之后欧洲经历的黑暗历史,在此毋庸赘述。而希特勒的纳粹党,起家之地正是图林根。

1929年12月8日图林根州选,纳粹党得票翻了3倍,以11.3%首次进入州议会。1930年2月初,在纳粹党的支持下,德意志人民党和德意志国家人民党组成右翼政府,阻止了左派上台。为了“奖励”纳粹党,希特勒的亲信弗里克得到了该州“人民教育和内政部长”的职务,纳粹党第一次堂而皇之粉墨登场。

选择党在图林根州长选举中小玩了一手,就让德国政坛地动山摇。凯莫里西不敢和各方压力对抗,宣布辞去州长职务,图林根州陷入无政府状态,何时重归正常不得而知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是否该与左派或右派合作的问题撕裂了基民盟,10日一早,基民盟主席克兰普-卡伦鲍尔夫人宣布,将不出任联邦总理候选人,并将辞去与总理候选人关联的基民盟主席职务。还有人在呼吁,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应该下台。

纵观图林根,从两德统一之后的1990年到2019年,基民盟从第一次州选的得票45.4%跌到21.8%,社民党从22.8%跌倒8.4%;与此相反,左派党从9.7%升到31%,选择党从零到23.4%,中间党派和左右两翼的实力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。

在联邦层面,虽力量消长没有那么极端,但联盟党和社民党支持率下跌幅度均大于10%,左派党和选择党得票上升超过20%,选择党在联邦议院已成为第三大党。

横看欧洲,右翼民粹政党在意大利、荷兰、奥地利和匈牙利均已不同程度地登上台面,在其他国家也或多或少地成功“搅局”。英国举行脱欧公投,说到最后,也无非为了迎合右翼选民利己主义的需要。

虽然历史学家们说,德国的2020年,已不是1930年。没有人希望历史重演,但不可忽视,极右政党已可以凭一己之力,倾轧德国政坛。更值得担忧的是,1930年,纳粹只是在德国萌生,而如今,右翼民粹势力已在欧洲遍地发芽。欧洲中坚力量,能找到应对之策吗?

(本文作者:胡言)

(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,不代表本报立场)

(编辑:秋狸)

分享到:

热门推荐

分享到:
彩票开奖查询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